毛绒领和玻璃珠

09 Apr.

【DRRR】【翻译】Strawberry Season/草莓季节(帝正) (3)

(大家好,我胡汉三又回来啦!断更这么久不好意思,这篇我一定会好好翻译完的!另外,有人问CP的问题,这篇的确是帝正没错_(:з」∠)_……虽然现在它长得像正帝……本章过后就开始8字母倒计时啦!)

第一部分地址:http://asteriodtri.lofter.com/post/314bda_57a9692

第二部分地址:http://asteriodtri.lofter.com/post/314bda_57b0aa3


-

已经很晚了。正臣还是睡不着,只好瞪着天花板发呆,双手枕在脑后。从他第一次往帝人的课桌里塞小纸条至今已经过了一周了,对方看上去似乎也逐渐习惯了这些恶作剧。这人怎么就习惯了呢?……绝对不能忍!帝人貌似以为那些情书是女孩子写的,而正臣只想对着他大喊:快注意到我!


最近正臣发现自己盯着幼时玩伴发呆的时间越来越长,帝人对他来说……大概不只是朋友而已。现在想来,大概从他第一次试着用女孩子的口吻给帝人写情书时起,这份感情就已经变质了吧。他一直没积攒到足够的勇气去把这封过分露骨的信塞给帝人,于是第一封信一直压在正臣手里:

 

帝人同学,我是这样的喜欢你

想让你xxx我的xxx

用你的大xxx(^o-)⌒♥光是想想我们在一起能做的那些事

就让我脸红心跳得不行~♥ ♥ ♥
八(^□^*) タノム!!”

正臣从没想过自己可能会是……弯的,但自从写下这段莫名其妙的告白后,他度过了许多个充斥着奇异幻想的不眠之夜。有时他一整夜都陷在自己的思绪中,如果这种感觉就是喜欢,那未免也发展得太快了些。目前为止,这怎么看都很扯淡的告白信几乎算是他的真情流露。

哈。不过到时候他绝对是上面那个。确定一定以及肯定。

他想象着帝人站在自己面前,松松垮垮的衬衫滑落了一半,露出精致的锁骨。正臣喜欢他柔软的黑发,纤细白皙的四肢,喜欢他脸上那种稍微有点无奈的尴尬表情。啊,还有帝人的声音,每晚都在他耳边响起,一遍又一遍。

正臣无意识地把手伸进了自己的睡衣下摆,接着用两根手指灵活地解开所有扣子。他用空闲的那只手抓起一只枕头,紧紧地盖在脸上,以免自己的呻吟惊动邻居。

-----


第二天早晨。趁正臣不在,帝人怀着少许愧疚的心情,悄悄打开了好友的书包。课本,午餐便当盒,随身听,一件外套,再加几本练习册。没有哪样东西看上去是粉红色的。也没有可疑的草莓香精味。帝人不禁长出一口气,至少恶作剧不是正臣搞出来的……真奇怪,他居然感觉有点欣慰……即便如此,帝人提醒自己,即便如此也不能放松警惕,真凶还没被找出来呢。幸运的是他紧赶慢赶,总算在正臣回教室之前把所有东西都放回原位。

 

第三节下课后他抽空去了趟洗手间,依旧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这个情书狂魔到底是谁,接下来还要写些什么,把粉红纸条塞在哪里?要是能想个办法,在这个女生(或者男生,同性恋的可能性显然不能被轻易排除)递情书的时候当场抓住她就好了。帝人沉思着穿过走廊,途经B班教室时无意识地抬头瞟了一眼,然后继续向前;一秒钟后,他似有所觉地慢慢往后退了几步,再向前一点点,最后在门前站定。教室里一位陌生的女孩塞给正臣几张粉红色的作业纸,正臣则一脸轻松地笑着把纸收进课桌里。透过门上的玻璃窗口,帝人静静地看着,不发一语。绝大多数学生这时候都已经回教室了,走廊上格外安静,他在门口勉强能听清正臣他们聊天的声音:

“太感谢了~我欠你一辈子,小绘里~“

“你为什么从来都不带作业本啊,纪田同学!我以后再也不会借你纸了。“


听到这里,帝人几乎是以百米冲刺的速度逃回教室,生怕其他同学发现自己在听壁角。他才刚解除了好友身上的嫌疑,结果罪魁祸首还真就是那人。现在看来,情书上的字虽然圆润可爱,其实很像是正臣的字迹;再加上根据他对青梅竹马的了解,他的确……属于那种会买紫色亮片水果味圆珠笔的人。

中午放学后,三人组照常在教学楼顶吃午餐。正臣把便当落在教室里,只好一路小跑着回去拿,于是帝人抓住机会,争分夺秒地收集更多证据。这次他找得非常仔细,连最小的口袋都不放过。但是因为杏里就在身边,他只好竭力假装自己一切正常。先是背包正面的小口袋:什么都没有。在背包内侧的口袋里帝人翻出一堆借来的墨水笔,尾部被牙齿咬得乱七八糟的铅笔,还有被裁纸刀切过的橡皮,以及他最想找的东西:一支紫色带亮片墨水的圆珠笔。接下来他又在一些普通作业本里找到了粉红色信纸,上面什么都没写——目前为止。确定背包的主人短时间内不会回来后,帝人又里里外外翻找了一遍。这回某个隐蔽的夹层里掉出一张对折过的粉红色纸条。帝人迅速展开它,随意扫了一眼,再一脸平静地把它折好放回原位。


“园原同学……我稍微离开一下,马上回来哦。”

 
这次他还没来得及走到教学楼顶的另一侧,就支持不住,不得不伸手捂住红得快要爆炸的脸颊。不行,这幅样子绝对不能让别人看到…… 
 
是可忍孰不可忍。他非得做点什么不可。帝人深呼吸了几次,掏出手机,给通讯录里的某人拨了个电话。 


评论
热度(26)
  1. 毛绒领和玻璃珠毛绒领和玻璃珠 转载了此文字  到 Adityaa
一个画手 | 喜摸鱼,爱弃坑
头像和博客名会跟着墙头角色变,记住我的简介就好(比心

© 毛绒领和玻璃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