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绒领和玻璃珠

12 Feb.

【DRRR】【原创】正帝同人文接龙活动。七。(正帝)

 第一次写完整的原创同人文………………以前顶多是翻译,请大家多指教了^^

黑沉沉的夜空中无星无月。城市的灯光在远处闪烁,耳边模模糊糊地传来喧嚣的人声。寒风呼啸着,带走了最后一丝暖意。

这是……天台吗?

“……要把你拖回你最讨厌的日常之中……”

熟悉的声音。帝人回过头,发现纪田正臣就站在几步开外。他看上去糟透了,右手缠满了绷带,脸上全是擦伤和淤青。即便如此,他的金发却依旧耀眼得惊人,让人移不开眼睛。

“……回想起来……”风声模糊了少年接下来的话。帝人恍惚间觉得自己似乎说了些什么,但他什么都听不清,看不清,在这黑沉沉一片的广袤空间中他孤身一人,被某种力量拖拽着,无休无止地坠下去,坠下去——

几秒钟后他听见一声巨响。他低下头,发现自己正握着一把枪。


**


“……!”

被窝。鸟鸣。阳光。陌生的房间布置。

以及,近在咫尺的熟睡中友人的脸——

龙之峰帝人从漫长的梦中醒来时,看见的便是这样一幅光景。

(为、为什么正臣在我床上?!……不对,为什么我在他床上!昨天不是他的葬礼吗……葬礼,下雨,黄色的伞。帮派火拼……)

他缓慢地眨了眨眼睛。虽说是已经醒过来了,但总觉得自己还有一小部分陷在之前的梦境里。由于发烧而有些昏沉的大脑努力运作着,一点一滴地拼凑出现实感。

帝人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以至于没注意到金发少年睡梦中的小动作。等他反应过来为时已晚。正臣不知什么时候伸手抱住了他,像小孩子抱住心爱的玩具那样死死地圈着不撒手。两个人面对面紧紧地贴在一起,近到帝人能清晰地听见正臣稳定的心跳声。咚。咚。咚。少年的体温从肌肤相交处传递过来。

(这应该也只是个梦吧。)

“帝人……?早上好啊……“

他们的距离实在是太近了。正臣半睡半醒的问候几乎是对着帝人的耳朵说出来的。温热的气息拂过敏感的耳廓,帝人全身一僵,只觉得自己从耳朵尖到脸颊都红透了,脑子里一团乱麻。他一时不知该如何接话。

(啊,对了。昨天我淋雨发烧,正臣把我带回来照顾……所以后来在一张床上睡了吗……糟糕,万一感冒会传染怎么办……)

“喂,帝人……”

“……”

“……帝人你听我说……”

“!!”

黑发少年猛地抬头,发现友人正担心地看着自己。发生什么事了?

“……出了很多汗啊,你。身上也很冷。是感冒还没好吗?总之要不要换身衣服?先将就着穿我的好了……”

帝人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身上的睡衣已经完全被冷汗濡湿了,黏黏地贴在背后。手脚也像冰一样冷,还在不受控制地颤抖。他不自觉地又往正臣身上靠了靠,好让自己身上暖和一点。然后又马上罪恶感爆棚地缩回了手。

“怎么办,现在烧好像是退了,可是他在发抖诶,应该先洗澡吗?还是先吃药,搞不清楚啊……”正臣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掀开被子打算翻身下床。

“总之先去放洗澡水好了……帝人?你怎么了?”金发少年刚想起身,却发现自己被一只冰凉的、没什么力气的手给拉住了。

帝人不明白自己想做什么。但是,不想放他就这么离开。好像如果在这个时候放手,他就会消失不见了一样。在拉住正臣的那个瞬间,他的脑海中闪过无数句话:

我刚才做了个奇怪的梦我和你站在天台上我开枪了我还在做梦吗拜托你告诉我我以为你死了……

“……留下来。”沉默数秒之后,帝人对着枕头小声说。他闭上眼睛,自暴自弃地把脑袋埋在被子里。

正臣接下来好像又说了些什么,但他没注意听。黑暗中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一团温暖的热源逐渐靠近,再靠近。少年稳定的心跳声在耳边响起,和轻缓的呼吸应和着。窗外传来婉转的鸟鸣。

帝人紧绷的身体逐渐放松了。那天他没有再做梦。


TBC...




评论(5)
热度(10)
一个画手 | 喜摸鱼,爱弃坑
头像和博客名会跟着墙头角色变,记住我的简介就好(比心

© 毛绒领和玻璃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