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绒领和玻璃珠

05 Nov.

【不死法医Forever】【翻译】Any Port In A Storm (Adam/Henry)

简介:“嘘,相信我。一点都不痛。”亚当轻声笑着说,“我会杀掉你,没错,但我不会弄疼你的。”

Any Port In A Storm

原作者/galerian_ash
翻译/我


亨利·摩根快死了。.

但这算不得什么问题。真正的问题是他死得还不够快。

他面前的镜子倒映出一副面目可憎的扭曲影像。他知道自己看上去糟透了,但这就是人挨了一肚子枪子儿时通常会发生的事。只要他能从地上爬起来,说不定就可以躲进公园里某个隐蔽的角落,然后安静地死在里面。

但他知道这不可能。他的体温低得要命,并且手指已经由于大量失血失去了知觉。

哈哈镜馆就在几步开外。透过透明的玻璃幕墙,他看见旋转木马上的彩灯照亮了夜空。某种程度上还挺漂亮的。

 “动不动就把自己搞得半死已经变成你的坏习惯之一了,亨利。”

一阵比死亡更糟糕的刺骨寒意在他体内呼啸而过。是亚当。

 “这-这次不是故意的,我保证,”他艰难地吐出几个字。

 “反正最后结果都一样。”

 “对。好吧。”亨利迫切希望亚当能再走近一点,和一个连看都看不见的人说话未免令人不安,况且这个人很有可能几秒钟后就会割断他的喉咙。就算是哈哈镜里一道扭曲的倒影也好,他想看见……

亚当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那个杀手已经被马汀内兹警探逮捕了。她正在到处找你。”

 “他还活着吗?”

 “没错。”

那就好。他很高兴。他不希望她再被形势所迫杀人;不希望她变得像亚当那样冷酷无情,哪怕只有一点点。

 “那就请你快点,”亨利咬紧牙关道。

 “快点弄死你?其实我不确定该不该帮你这个忙。你上次还没向我道谢呢。”

亨利挣扎着试图起身,想看清亚当的脸,但他撑在地上的手被自己的血绊住了,险些滑倒。上帝啊,这可真疼。有那么几秒钟(几分钟?几小时?)他的视野一片空白-然后他看见了一双鞋。

可是他连抬头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很抱歉,”他说,声音低弱得如同耳语。这是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事了。希望能管用。

“很好。我想你已经汲取教训了。”亚当慢慢地俯下身,又突然在半空中停下。“闭上你的眼睛,”他说。

亨利照做了。

他的身体被人紧紧抓住,半拖半拽地摆成跪坐的姿势。但这不符合逻辑-亚当本可以直接杀掉他。一手拽住头发抬高他的脑袋,暴露出喉咙,然后就完事了。就像上次一样。

 “怎么……?”

 “嘘,相信我。一点都不痛。”亚当轻声笑着说,“我会杀掉你,没错,但我不会弄疼你的。”

亨利不觉得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区别,但他明智地选择保持沉默。

 “你看,”亚当继续说,“我也汲取了教训。”他伸出一只沾满鲜血的手,放在亨利脑后。血液黏糊糊的触感有点恶心,但亨利没时间关心那个。

他记忆中的下一件事是,亚当逐渐靠近的嘴唇。

或许是因为大脑供血不足,又或许只是因为时间太过漫长,亨利发现自己正在回吻对方。他张开嘴,片刻之后亚当的舌头滑了进来。

这个吻感觉太好,以至于亨利几乎没有注意到亚当已经伸出另一只手,干净利落地扭断了他的脖子。


评论(6)
热度(63)
一个画手 | 喜摸鱼,爱弃坑
头像和博客名会跟着墙头角色变,记住我的简介就好(比心

© 毛绒领和玻璃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