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绒领和玻璃珠

06 Jul.

阿周那幕间故事2翻译「聞い掛け続けることにこそ」by@水水nagisarei

Weibo

翻译不属于我,我只是个代发


阿周那:……你在这里啊,迦尔纳……!

迦尔纳:——是阿周那吗。

阿周那:已经没有谁能够妨碍我们了。就算有,我也会将他们一个不剩的驱逐干净。

阿周那:就在此画下句号吧。即使会被人咒骂卑鄙,我也会杀了你。

阿周那:我必须杀了你不可!因为你了解我!

迦尔纳:……这也是前世的报应吗?的确,最强的射手之位不需要两个人。

迦尔纳:灼烧大地的一击有我的神枪足矣。

迦尔纳:不需要争论我们中的哪一个应该退场。败者终究是无意义的存在。

迦尔纳:——放马过来吧阿周那。认真发挥你的全部实力吧。

阿周那:说的你好像很了解似的——看招!

迦尔纳:……领教了。

阿周那:……

              ……

——这算是胜利吗?

——这算是没有败北吗?

没有满足感。

也没有胜利带来的喜悦。

甚至连结束了战争的安心感都体会不到。

留给我的,只有无法言喻的虚无。

我,将这个世界上最了解我的男人,

亲自手刃了。

没有后悔。他原本就是我的仇人,我的宿敌。

命运让我们必须相互对抗。啊啊,但是。

身着那副令人炫目的黄金盔甲,

驰骋于战场之上的男人——

是知道那个令人不寒而栗的“我”的,

唯一的英雄。

阿周那:……为什么,迦尔纳。

阿周那:为什么,你在微笑啊!

抱着这个不解之谜,

我迎来了生命的尽头。

作为天授的英雄阿周那,

为了守护未来。

阿周那:我作为从者被召唤,和御主共同经历了许许多多的战斗。

我信赖我的御主。

阿周那:虽然他/她很平凡,而且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

但依然是一位很好的御主。

阿周那:他/她为人诚实,而且具有很强的判断力。不会蔑视从者,在给予对方尊重的同时,不会去刻意地疏远。

阿周那:对很多从者来说他/她是理想的御主,我也不例外。

阿周那:所以我才解放了宝具的威力。但是——

阿周那:我,没有让他/她看到我的“另一个面孔”。不能让他/她看到。

阿周那:那毫无掩盖的,丑恶……!

马修:御主,这里探测到数个敌人的反应。看样子对方是打算偷袭。

阿周那:令人内心舒畅的战斗。

将自己完全置身于正义旗帜下的充实感。

阿周那:拯救世界——多么美好的正当理由。

啊啊——止不住地笑出来。

Select

阿周那?

阿周那:……不,没什么。

让我们将敌人一扫而尽吧。

马修:敌人反应为零。没有问题了,建议返回迦勒底。

Select

辛苦了!

马修:御主也辛苦了!我会给你准备芝麻馒头的。

阿周那:说起来,御主。

刚才我的脸上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吗?

阿周那:什么都没有?

只是样子有点奇怪?

马修:迦勒底这边没有监测到灵基数值有问题。也许是……过劳?

马修:最近的战斗总是让阿周那先生冲在前面打头阵。

马修:其他的从者——特别是个别的战斗狂都在抱怨阿周那先生太狡猾了。

阿周那:……看来我有些拼过头了。

阿周那:我明白了,那么接下来一段时间的战斗就有劳其他从者了。

马修:好的,辛苦你了!

马修:前辈,扑克牌是我赢了哦。

作为战利品,这个芝麻馒头我可就收下了。

Select

睡前吃甜食的话……

马修:……从、从者是不会胖的!

拟似从者肯定也是一样的!

马修:……大概。

马修:那么前辈,祝你好梦……

Select

晚安!

马修:嗯,晚安。

Select

……?

阿周那:……打败他了。

我打败他了。

阿周那: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是我的胜利!

我的、我的、我的——!

Select

阿周那……?

阿周那:……!

御主——你——

阿周那:看到,我的,脸了吧?

阿周那:你醒了吗?御主。

阿周那:……真是令我吃惊。

阿周那:看你的眼神,似乎并没有对这个意外的状况感到不知所措。

阿周那:看样子,我们似乎陷入某个从者的梦境当中了。

可能是我的,亦或是和我有关的从者的。

阿周那:如果是我的梦境,那么请允许我表示歉意。

Select

我感觉已经习惯了。

阿周那:……不愧是御主啊。 但是太过习惯也是不行的。

阿周那:有一天会被其他种类的噩梦困住也说不定……。

在梦里死掉的话,精神(心)也会随之死去。

Select

是跟往常一样的梦境啊?

阿周那:和往常一样?你已经很习惯这种情况发生了吗?

阿周那:既不是传送,也不是瞬间移动。

阿周那:的确是一个让人很感兴趣的现象……

至少对我而言,还是第一次经历。

阿周那:总而言之,一直待在这个昏暗的地方也不是个办法。

必须掌握周围的环境。

阿周那:御主,请不要随意走动。

一旦我们走散的话,想要再找到对方可以说是困难之极。

阿周那:……虽然很轻微,但是我能感觉到空气流动的方向。

我们去那边看看吧。

阿周那:这里……感觉像是迷宫,而且一直蔓延到很深的地方。

阿周那:除此之外——不,请等一下。

阿周那:太奇怪了。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Select

怎么了?

阿周那:虽然只是我直觉上的感知,

但是这个迷宫似乎没有通往上层的路。

阿周那:只有下层——一层又一层的向下延续。

Select

也就是说,没有出口吗?

阿周那:可以这么说。

真不愧是梦境,完全不讲道理的构造。

阿周那:总而言之,我们向下走走看吧。

我的直觉告诉我,这是目前最好的选择。

阿周那:这些家伙在眼前阔步横行也是一个问题。

……不,倒算不上是问题。

如果是御主和我的话,打倒这种程度的敌人轻而易举。

就让我们轻松将它们解决吧。


阿周那:……御主,有两个不太好的消息。

阿周那:第一,瘴气变得越来越重了。

第二,接下来的对手实力要远超刚才那些敌人数个级别。

阿周那:……难道,会是……

Select

怎么了?

阿周那:……总之我们前进看看吧。

阿周那:就地下迷宫而言空气太过干燥了。

……原来如此。

阿周那:这里和我曾经生活的世界很像。

虽然从未听说过有这样的迷宫存在。

阿周那:而且——

阿周那:我感觉到了强大的王者之气。

如果是放在我生前的世界来考虑的话,那么这大概是……

罗摩:噢噢,你来了啊!

阿周那!

阿周那:果然是您啊。

伟大的阿逾陀之王,罗摩。

罗摩:没想到会被赞誉为大英雄的你这样称呼,真是我的光荣!

罗摩:那么,回答我下面的问题吧阿周那。

罗摩:你是高傲不屈的战士吗?

或者说,是——其他的某种存在? 

罗摩:那么,就让我在战斗之后听到你的答案吧!


阿周那:——让我来回答。

我是战士的同时,也是从者。

我拥有战士的尊严。

我也会完成从者的使命。

阿周那:这两者是可以共存的。我不会抛弃战士的自尊,同时会作为从者向御主尽忠。

罗摩:看来你明白其中的道理。

不愧是阿周那,可以说是正确无误的回答。

罗摩:但是,这无非是处在平稳环境下的答复。

如果换成深陷危机的情况,你真的能够回应我同样的话语吗?

阿周那:……你是想侮辱我吗?

罗摩:——前往下一个试炼吧,英雄。

宿命中的敌人在等待着你!

阿周那:……我很清楚。

能散发出此等斗气的战士,在这世界上仅有一人。

迦尔纳:你来了,阿周那。

阿周那:迦尔纳……你为何会在此!

这里不是你应该出现的地方!

迦尔纳:——但这似乎并不是你真心所向。

迦尔纳:向阿周那抛出问题的敌人。

那是我应该扮演的角色。

迦尔纳:让我来发问吧,宿敌啊。

“你,到底是什么人?”


迦尔纳:……!

阿周那:吃我这招!

——啊啊,是的。

我记得。

这个瞬间发生的事情,我确确实实的记得。

瞬间,从我指尖射出的那只箭。

那是致命的一箭。

放出那一箭的话,我将会迎来永生的悔恨。

——尽管如此。

阿周那:永别了,迦尔纳!

Select

等一下!

迦尔纳:……

              ……

阿周那:御主……?

Select

你并不想射出这一箭吧?

阿周那:……那是,不可能的。

迦尔纳是我的宿敌。

阿周那:是我无法不憎恨的存在。

阿周那:有御主您在我身边,

我没有理由不去将他打败。

阿周那:……但是。

阿周那:迦尔纳,胜负已分。

你不是在这种情况下还会要求再战的无耻之辈。

阿周那:你走吧。

那样的话我会放你一条生路。

阿周那:另外,回答你刚才的问题。

我的真名是阿周那。

阿周那:御主,○○○的从者。

迦尔纳:……这不是真话。

阿周那:……你刚才说什么?

迦尔纳:不要口出谎言,阿周那。

迦尔纳:你遗忘了作为从者最致命的一部分。

迦尔纳:失去那部分,你将永远无法成为真正的从者。

阿周那:……!

阿周那:我是——

迦尔纳:御主、阿周那。

在前面迎接你们的,将是更为黑暗的深渊。

迦尔纳:你们也可以就此折回。

不去强行碰触,其实也能被称为是一种礼仪。

迦尔纳:尝试去想象最为险恶的情况吧。

也许最后留下的,只是彼此之间互相伤害的凄惨结局。

Select

 ……但是,必须前进。

阿周那:御主……

迦尔纳:看来御主的意志十分坚定。

那么阿周那,你的选择呢?

阿周那:……

阿周那:还用问吗?我又怎会畏惧区区深渊!

御主,我们出发吧!

阿周那:无论阻挡在前方的,是恶鬼,还是修罗。

正义始终在我心中!

迦尔纳:是这样吗?

那么,一同前行吧。


——不要看我。不要看我。不要看我。

——在我的心中,栖息着“黑(奎师那)”。

邪恶在耳边低语。

煽动我,引诱我,让我背负全部的罪孽。

……这是何等凄惨的借口。

肤浅、可耻,令人不寒而栗,不想被任何人看到……

啊啊,但是,

邪恶的存在,令人羡慕。

阿周那:……原来如此,那就是我吗?

迦尔纳:坐在王座之上,嘴角带着嘲弄的笑意。

丝毫不畏惧自己所做之事可能会违背战士的尊严。

迦尔纳:那就是“黑(奎师那)”。

阿周那,那就是你心中黑暗的……具象化吗?

阿周那:啊啊,是的。

连我自己都觉得丑恶不堪——

何等的令人羡慕——

那样才算得上是人类。

不断的不断的丑陋挣扎。

表现得勇敢但也胆怯个不停。

哭着大叫不想死去。

呼喊的同时又堵上性命,忘乎自我地拯救他人。

想变成那样。

应该变成那样。

我的心中,有什么在不断的倾诉。

Select

奎师那……?

迦尔纳:是的,奎师那。

毗湿奴神的化身,

在《摩诃婆罗多》中支持阿周那的男人。

迦尔纳:他是一个毋庸置疑的存在。

让我所处的阵营吃尽苦头的大英雄之一。

迦尔纳:也担任驾驭阿周那战车的车夫一职。

迦尔纳:……但是,和那个奎师那不同。

还有一个以同名自称的存在,盘踞于此。

阿周那:奎师那!以我好友的名字自居的“我”!

奎师那:阿周那凯旋而归了吗?

不,还是说踏上远征?

奎师那:你打破黑暗,追求光明来到此地吗?

阿周那:正是如此!

奎师那:真是无可救药啊,我的朋友!

奎师那:被世人称为“闪耀的王冠”,但是最终拯救“我”的却只有无尽的黑暗。

奎师那:——何等的讽刺。何等的难堪。

随着羁绊变得越来越强——

奎师那:我就不得不,将结下因缘的对象杀掉。

奎师那:这样的话,现在要杀死的对象有两个人吧?

阿周那:那是……

Select

奎师那

奎师那:没错。完成这个男人认为丑陋而耻于去做的事情,

那是,赋予我的职责。

奎师那:所以,我要将你抹杀。

迅速地,安静地,平稳地。

Select

阿周那

阿周那:请不要看我! 我是英雄。是英雄啊!

不对。这不是我!

阿周那:我必须成为正确的英雄。所以,这个“我”必须被隐藏起来才行。

阿周那:如果对象是御主的话,就更应如此了!

奎师那:……你刚才说什么?

阿周那:御主……!?

Select

任何人心中都有恶的部分!

阿周那:但是……但是我!

我是饱受恩惠被养育成人的。

阿周那:这种内心的恶,

不可能存在!

阿周那:不……是不能被允许的存在!

奎师那:说得没错,阿周那!

奎师那:看到我的这张脸的存在无一例外。

无论是什么人,无论是什么事物,都必须将其抹杀。

奎师那:不那样做的话,我就无法继续成为英雄。

为了维持英雄的身份,这是必要的杀戮……!

迦尔纳:你比平时变得吵闹了许多呢,奎师那。

迦尔纳:其实你内心很慌张吧。以前从未有过第三者踏足这个领域。

迦尔纳:罗摩是作为人生阻碍的具象化,

而我则是代表着阿周那的敌对者。

迦尔纳:还有你,奎师那。你是阿周那的支持者……

同时作为邪恶的象征存在于此。

迦尔纳:从阿周那幼年期就盘踞在他心中的黑影……

迦尔纳:拥有和本人截然不同的思考方式、优先排位、伦理道德,

从内部向阿周那提出建议的里人格。

迦尔纳:是的,包含我在内,我们所有人都不过是由阿周那的记忆构筑而成的个体(人格)。

迦尔纳:但是只有一人,只有御主不同。

御主只是因为担心阿周那才回应了他的呼唤。

阿周那:……什么……担心……?

迦尔纳:阿周那。

迦尔纳:最终,我们没有共同驰骋战车,手持武器并肩作战。

迦尔纳:所以我以为自己永远要与你为敌。

迦尔纳:但是情况改变了。

变化发生了。

迦尔纳:在美洲大陆的特异点,你确实理解了我……

应该说近似于理解了我的心情。

阿周那:我——

奎师那:住口……住口、住口、住口!

你应该感到羞耻,迦尔纳!

奎师那:和我一样,你也是邪恶的化身。

所以你必须被击溃……!!

迦尔纳:希望你能伸出援手,御主。

由阿周那,和你……

迦尔纳:总之先让“黑(奎师那)” 安静下来吧。

之后再考虑说服的问题……!!

奎师那:……!

还没有结束!助我一臂之力吧阿周那!

奎师那:我们必须并肩作战,与邪恶对抗到底!

阿周那:……

              ……

阿周那:……不,不对。

不对,奎师那。

阿周那:不是那样的。

奎师那:——你说,什么?

阿周那:一直……我一直都认为。

因为有你在,所以我才射出了那一箭。

阿周那:卑鄙的,违背了战士尊严——

一切的一切,都是你的责任。

阿周那:……那个时候,我只是想要解脱。

仿佛要永远持续下去一般的,与迦尔纳之间的战斗。

阿周那:我自身的存在是那样的渺小,无法成为合格的战士。

感受到绝望的同时,我看透了这一切。

阿周那:但是,我不得不去接受。

不论怎样去否定,射出箭的人——


 奎师那:不要说,阿周那!

说出口你就会遭受我持续数千年的诅咒!


 迦尔纳:你应该说,阿周那。

迦尔纳:世上没有正确的答案。

只有坚守信念直至最后。

迦尔纳:势必会有迷惘的时候吧。

但正因如此,我们才必须和御主一同前行。

迦尔纳:身为从者,我们不得不带着这种迷茫,

开始第二次的人生。

迦尔纳:现在的你,已经抵达了生前的阿周那,

也未曾到达的领域。


 阿周那:——射出那一箭的,是我。


 阿周那:握住箭,搭在弦上,将其射出的人,

是我阿周那。


 阿周那:对不起。


阿周那:奎师那,那个时候你明明不在战车上……


 迦尔纳:正是如此。

迦尔纳:奎师那当时正在别的地方战斗。

但是得知你蒙受了太多耻辱,所以才选择了保持沉默吧。


 奎师那:……你将承认自己的“恶”。

无论是生前还是死后,作为英灵,这点都不会改变。

奎师那:——你将会终生后悔啊。


 阿周那:是啊,或许和你说的一样。

但是我决定不再畏惧悔恨。


 奎师那:……

奎师那:是吗……

那你的后悔就由我保管吧。

阿周那:奎师那……?

奎师那:说不定,说不定。

我的存在,会成为千里之堤上的一个蚁穴。


 阿周那:你在说什么,真是令人费解——


 奎师那:啊,与你们无关,别在意。

……该从梦中苏醒了。

奎师那:放心,暂时不会有我出场的机会了。

这种梦赶快忘记吧。

迦尔纳:我应该也不会再次现身于此了吧。

再会了,阿周那。再会了,御主。


 阿周那:我也会消失——

阿周那:在那之前请允许我致歉,御主。

这次导致你陷入危机的原因是我。

恐怕是我和御主之间的羁绊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才导致的结果吧。

阿周那:当我和他人之间的感情变得深入时,

就会越发恐惧被对方知道奎师那的存在。

阿周那:所以才会像这样,将御主引至我的梦中——

打算将你杀害吧。

阿周那:愚蠢的行为,也是无可争议的背叛,

就算被杀死也是罪有应得。

阿周那:……御主,你已经知道了我的一切。

阿周那:就算如此,你仍选择接受我一切——光明与黑暗。

就连我的丑陋你也一并承担。

阿周那:那么我也不会再惧怕你的笑容、我心中的黑暗。

再也不会——

Select

 不是……梦吧?

阿周那:——你醒了啊,御主。

托你的福,我做了个好梦。

阿周那:威胁到御主的生命安全,我由衷地感到抱歉。

阿周那:我很困惑。按道理我应该以死赎罪,

但是如果我放弃生命的话,就无法再为了你战斗。

阿周那:我应该怎么办才好呢?

Select

早上好,阿周那。

阿周那:……早上好。

阿周那:我阿周那,不会再次迷茫。

我将全心全意侍奉您。


 阿周那:回想起来,既感觉那是场漫长的旅程,

又感觉它十分短暂。

阿周那:这个世界没有准确的事物。

一切物资都将更迭、流转、彷徨行进。


 阿周那:感情亦是如此。

恋心、爱意,也可能化为憎恨或悲哀吧。

阿周那:或许反之亦然……


 阿周那:但有一句话,我可以确切说出口。

阿周那:……能与你相遇,真是太好了。


 【独想】
 我是Archer,我是阿周那。既是战士,又是从者——。
 为了赢取未来,协助某位御主。不过是名平凡的英灵。
 我虽继承神的血脉,却非神。

就算身怀异于常人的非凡之力,也不过一个人类。
 只是一味战斗,为了御主而战。

仅仅怀揣着侍奉御主这一本质而战。
 凭这一点,我便认识到自己正是英雄。

为此我将接纳我的“黑”。绝不会以此为耻。
 我是Archer,我是阿周那。
 我是,○○○的从者。


评论(6)
热度(156)
一个画手 | 喜摸鱼,爱弃坑
头像和博客名会跟着墙头角色变,记住我的简介就好(比心

© 毛绒领和玻璃珠 | Powered by LOFTER